這裡是鳳冶的官方部落格,會陸續發布社團的活動消息,並提供小說試閱、新刊及周邊訊息

Oh, My Dear Watson. 【試閱】



  他從我面前走過,以新郎打扮挽著另一個女人,洋溢在一片道賀中,他笑著,彷彿緊握世界上所有的幸福──而我也隨他笑了,但我卻感到,他正緩緩自我生命中抽離……




 

 

Oh, My Dear Watson.

2011/12/26

 

 

  約翰˙華生,自從他搬入貝克街的公寓與我合租以來,一直是我的助手、夥伴,我完全地信任他,或者應該說,他是我唯一能夠完全信任的人。
  當他告訴我,要和別的女人步入婚姻時,我只是冷漠不屑地說「恐怕我不能祝福你」,藉以掩飾我的不安。我不敢置信,一向奉理性冷靜為最高宗旨的我,在此時此刻竟被情感淹沒:儘管知道華生永遠都是我最忠誠的搭擋,仍不禁有種被背叛的失落,甚至妒忌搶走華生的那個人。這是一種不加修飾的獨佔慾,恐怕還不足以被稱之為愛情,僅是單純想讓華生屬於自己罷。然而,我看到華生對未婚妻展露的笑容,亂了思緒:那幸福、溫柔,是我未曾在與他相處的時光看到的,我深深被華生的笑靨所吸引,卻又怨恨自己不能親自給予他……

 

 

    Oh, My Dear Watson.──

 

 

     記憶中,我很少看到華生喝成如此爛醉。那是華生結婚的前一晚,我和他到俱樂部,我告訴他我幫他舉辦了一個告別單身派對,可實際上是爲了調查案件,並未向華生說明,我怕明白邀他只會受到拒絕。這是我的任性:在華生結婚前,僅剩的一點寶貴時間,想讓它們都屬於我。
     我和華生都分別經歷了場精彩的冒險,小賭一番、打群架、喝酒,可以說是熱鬧狂歡整夜,當我們夜歸貝克街,華生已是醉得無法行走,身上有些掛彩,嘴邊還肆無忌憚地哼著調,難以和平時的紳士模樣聯想在一起。他在我的攙扶下回到房間,一頭倒在床褥上,卻又掙扎著起身,我替他打理下服裝,正欲離開時,華生拉住我的衣角。

     「別走,福爾摩斯,拉小提琴給我聽。」

 

 

     這並非既有的曲調,而是即興演奏出來的旋律。華生望著我的指尖,又瞥向我,有好一陣子,我們之間沒有對話,只是冥冥之中流動的目光,攫住我的心神,讓我不太能專注,走了音。
     我索性中斷了小提琴,華生意料之外地並無抗議,他垂下眼瞼,起先是與我指腹相觸,再是唇瓣湊近指頭,落下細碎的吻。我詫異地縮回手,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,才真正看清楚華生的臉龐──水靈的灰綠眸子率直地盯著我瞧,挺立的鼻樑橫越中央,勾起完美的形狀,鬍鬚整理得相當清潔,小巧精緻的唇瓣被藏在下頭,容貌說是俊美,更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神韻。華生主動索吻,我的身體沉溺於白蘭地的香氣,但那刺激卻又使我的理智奮起,拒絕了他。「不、不,華生。我不是那個女人。」我說著,邊退後幾步,僅剩不多的理性搖搖欲墜,華生向前,讓額頭靠在我的肩上,用極為甜美的聲音耳語:「我知道。我知道你是誰。」
     華生肯定是醉了吧。
     




發表留言

 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月舞風華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