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是鳳冶的官方部落格,會陸續發布社團的活動消息,並提供小說試閱、新刊及周邊訊息

﹝試閱﹞ 月舞風華──水明漾


10/04/2009 放上試閱

【水明漾】月牙著





「遙對銀河玉鏡妝,美人應自天上來......」
這媚娘才正要上樓,竟是悠悠的吟誦聲轉了下來。
頓時,鴉雀無聲,只讓這清脆成了迴響,像風一樣輕巧,像雲一樣柔美......
「紅伶這廂有禮了。」



紅羅輕紗,飄邈得虛幻,紫衣薄裳,輕盈得自在。
腰間的帶子纏緊了身,白皙誘人的肩毫不保留地展現,勻稱的身形搖曳生姿,沒有女人的柔弱之態,卻又別有一種風情。
細長的暗棕色髮絲垂下腰際,一只花髻隨意按入髮中,無形之中透著一種無拘無束的恣意。
形狀美好的唇泛起微微笑意,煞是冶艷。
臉孔則是無可擬比的麗緻,舉手投足之間是難以言諭的高貴氣息,絕無一般妓之矯情。
僅是點了些淡妝,看來卻是容光煥發,俏麗可愛。
最令人忘神的,是他那嫣媚的晶瞳,鑠著絕麗的紫,一眨就讓心兒跟著躍動,隨著起舞,陶醉在這迷濛的風景裡。
就像夜櫻,在黑幕之中,綻露著妖魅之色,狀似幾分危險,卻又是如此耀眼奪目,勾人心魂。
來人僅是一吟,便足以將全天下所有焦點聚集在他身上。又哪怕是一個眼神,就要傾國傾城了?
眾人簡直是看呆了,從未見過何人有這般大的魅力,況且還是個男人?
好半晌,余安國滿意地大笑起來,並起身迎上。
「哦,你就是那傳說中江南第一美人吧?不......今日見你,應該說是天下第一美人才是。」
「將軍您過獎了。在下聽過您許多英勇事蹟,對您早已是耳熟能詳,一直渴望見上一面。今日一見,才知果真是雄風無敵,一英雄也。」
回應了余安國的稱讚,紅伶一委身,說。
「在下乃紅伶,今日能與眾大人一同暢飲,實為幸也。」
「紅伶呀紅伶,可為了你神魂顛倒去了。」
王大人亦附和道,方才對紅伶的鄙夷剎那之間全都退了去。
瞥了瞥媚娘,示意她離席後,朝紅伶曖昧地一笑。
「怎麼,媚娘還沒上樓呢,就自己等不及啦?」
「紅伶當然不能讓貴客多等。」
水紋般的笑容漾於欲滴的紅唇,贏得所有人的目光。
除那一本正經的沈家大少爺──優竹,還是不怎麼賞臉。
瞧了一眼,哼的一聲,便坐下來喝自己的酒。
機伶的紅伶當然不會沒有察覺,談起察言觀色的能力,大概這探花巷裡沒人能勝他。
淡淡一笑,紅伶湊近優竹身邊,就說要一齊把酒作詩。
「公子,瞧您一人孤獨的,讓在下也來陪您一起品酒。趁著花好月圓,良辰美景,若是能詠詩幾首,想必更添趣味了。」
雖說優竹對作詩有極大的興趣,可讀書人出身的優竹自是不會認同區區一名男妓同自己行詩比畫,毫無理會紅伶的打算,遂逕自轉過身去,又喫了杯酒。
張瓊恩滿是苦惱,總不能讓優竹破壞這大好氣氛,於是輕聲勸了勸。
孰不知這優竹冥頑不靈,完全不領情,還是不肯應和紅伶,與眾人同樂。
「瞧公子像是不感興趣呢。」
紅伶輕鬆地笑笑,可流露的氣息卻令人不自覺繃緊神經。
聞言,優竹不為所動,倒是張瓊恩緊張起來,著急地說。
「這孩子年紀尚小,不懂待人接物的道理,紅伶你莫怪啊。」
「張大人您別擔心,紅伶沒有為難公子的意思,只是有些好奇罷了,這天下竟還有如此固執的人?」
頃刻,目光閃過一絲幽暗,紅伶的笑靨暗藏玄機。
「不喜詩詞無妨,公子想要紅伶獻醜什麼,儘管開口。」
有人不賞臉這倒是頭一回,紅伶無半點怒意,卻是對這人起了玩心。
「你就彈首曲子讓我聽得滿意再說。」
「這對我而言豈是難事?呵,公子,您請期待。」
向仍是悶著喝酒的優竹獻上一個燦爛笑容,讓他差點沒把酒給噴出來,紅伶暗自在心中嘲笑了一下,然後朝其他人致意。




人間仙境,不過如此罷。
琴鳴交錯之間,是紅伶動人的歌聲。
琴聲綿密,歌聲輕柔,時而輕快,時而凝重,時而歡愉,時而悽涼。
只見紅伶纖長的手指飛快地舞動在一絲絲的弦上,訴說濃濃的情,奏著奏著,竟塑出了世外桃源。
覺得自己好像在山林之中旅行,舉目所見的是翠綠的青草,隨後嵐霧包覆四周,景象模糊,不再清晰。
待紅伶手一停,數人才回過神來,報以熱烈的掌聲。
優竹凝眸一望,真真正正看見了紅伶──呢喃細語中,琴鳴繽紛中,瞥見他深藏的真情。







發表留言

 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月舞風華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