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是鳳冶的官方部落格,會陸續發布社團的活動消息,並提供小說試閱、新刊及周邊訊息

﹝試閱﹞ Pet Cat


平和島靜雄撿了一隻流浪貓回家。



人群擾攘、車輛奔流,這名為池袋的城市一向有著獨有的氣質,而這氣質除了街道和店面組成外,還涵括了在這城市活動的人們,如此像是拼圖一般,一片、一片地拼湊池袋的面貌。
  平和島靜雄無疑也是組成池袋氣質的一份子:這名身著酒保服、面帶墨鏡的男子,染過的金髮在太陽下彷彿燃燒著,身形高挑而纖瘦,靜下來的時候嘴角往下墜,像是耍酷的街頭小混混,卻又少了副囂張的嘴臉。平和島靜雄是人類,卻又非一般的人類,他的肌肉和骨骼發達異於常人,那股力量有些類似火災時會有的怪力,但又更為持久。至於他的職業是「收債的」,更正確來說,是替收債的前輩做保鑣工作,他的前輩則名叫田中湯姆,在工作上十分照顧靜雄,雷鬼髮型加上黝黑的膚色,有幾分重金屬樂團的味道。
平時兩人在池袋地區活動,是爲了替公司收債,湯姆會拿著記事帳碎碎念,面帶笑容向路人問路,相較起來,跟在湯姆之後的靜雄顯得很少說話,手插口袋、抑或叼著菸,不太容易親近的樣子──談到這雙人組合的氣質,大概就是這般感覺吧。只是這所謂的「氣質」,在今天有些異樣。
  靜雄走進寵物店選購貓食,嚇壞了一群高中女生,儘管少了平時的橫顏豎目,但光是酒保服搭上墨鏡、香煙,就十足引人側目了,甚至以為是惡棍特意來鬧事的都有。靜雄倒是不予理會,逕自揀幾個貓食罐頭結帳了。湯姆問起貓食罐頭的事,靜雄只說最近開始養貓,其他細節也沒有多提,也沒人真正看過靜雄的貓。
  午後的陽光溫暖地灑下,靜雄獨居的出租套房裡,現在多了一名嬌客──靜雄的貓咪獨佔了單人床,隨性地蜷曲身子,懶洋洋地睡著午覺,纏繞頸子的項圈和繩子相連,延伸到床邊打結。應是感覺到有人靠近,警覺地睜開雙眼,確認是靜雄後,又撇頭不理,可靜雄依舊牽起笑問候。
「臨也,我回來了。」
「你回來了。」
被喚作臨也的「貓咪」伸了一個懶腰,小聲在嘴裡咕噥著。


折原臨也是平和島靜雄的頭號敵人。
臨也以情報販子的身分活躍於黑道,事實上真正的職業仍不為人知,他和靜雄在高中時同校,也因此結下孽緣。臨也愛著人類,此種愛和戀愛扯不上邊,而是愛著人類這個族類,對人類的行為、思想有著濃厚的興趣。他喜歡將整個城市做為實驗室,隨心所欲地輸入自變項,期待依變項產生,並在透明試管外悠然欣賞著,但他的思維卻不侷限於科學,天馬行空的哲學、玄學、神學,他都不排斥討論。
那麼,為何又和平和島靜雄有如此深的淵源呢?
  臨也和靜雄從高中時代以來,每日在六十通大道上追逐,搞得住戶與店家雞犬不寧,高中畢業後,只要臨也回到池袋也會引發戰爭。說到原因,除了第一次見面就一言不和、大打出手,似乎也說不上來什麼特定的導火線,大概就是臨也囉嗦多話惹得靜雄煩躁,靜雄又不像一般的人類討臨也喜歡,而剩下的細節,便是日積月累來的,如同習慣,一但固定下來便很難改變──是的,
直到那件事情發生。
  「每天的食物都是貓飼料,小靜這混帳。」
  以往折原臨也總是一身的黑色,一年四季都穿著白色毛邊的黑色連帽外套,搭上黑色的長袖衫和黑色長褲,短而柔順的黑髮貼著耳際,瞳中卻是火焰的紅;現在臨也卻是穿著灰色的連帽運動服,搭上深藍色短褲,一副不合年紀的打扮。不過也沒辦法,這是靜雄那傢伙在便利商店買來的廉價衣服,自己的衣服早就被鮮血濺上,留下一塊塊乾硬的污痕。
  趁著靜雄在冰箱旁忙碌,臨也望著他帶回來的貓食罐頭抱怨,他真的吃了,坦白說不難吃,但這只是為了討某人歡心,象徵性地吃幾口罷。
  紆尊降貴?他並不認為自己是甚麼高高在上的人物。
  臨也的確很像貓,像隻機靈又難以捉摸的野貓。不對誰忠誠,只是看到好處就蹭過去撒嬌示好,利用完就不留戀地離開。
  若是對哪個地方眷戀的話,就只能成為家貓了吧?「歸宿」這個詞,他也未嘗不曾憧憬過。
  不禁往靜雄的方向投注視線,下一秒卻又自嘲地笑了笑,不是很敢承認這想法。


  臨也在靜雄家已經一個禮拜,生活大同小異:靜雄工作回家後,會準備食物和牛奶,晚上會看幾個綜藝節目,洗完澡後再一起擠那張小單人床入睡,睡著之前,靜雄會說一些關於工作上的閒事,臨也則是瞇起眼睛隨便回應幾句,然後模模糊糊地在他的臂彎中睡著。
  「真的把我當成他的寵物了。」
  這天臨也在夜半中醒來,靜雄的腕力卻讓他動彈不得,頂多只能翻個身子,靜雄那安穩的睡臉,抱著自己像是很幸福的樣子。
  這樣的日子真像夢境啊,和以前追殺逃跑的日子相比。






發表留言

 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月舞風華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