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是鳳冶的官方部落格,會陸續發布社團的活動消息,並提供小說試閱、新刊及周邊訊息

﹝試閱﹞ 槍擊效應


特典槍擊效應試閱






  柔白的光線照亮了兩人的臉龐,赤著身體,靜雄在沙發上仰躺著,臨也則是直接伏在他的身上,勾勒出美好的曲線。
  「當我們活得越久,失去的也越多,謊言和虛偽好像是理所當然存在一樣,惟有相信自己的道路,才有辦法堅持下去吧,除了繼續活下去,已經沒有回頭路了……」
  那番話像是自嘲,又像是某種體悟,臨也只是輕聲說著,卻有種夢中情話的錯覺。
  「你說的道理我聽不懂,我只知道要生活下去,就必須要工作,在社會上混口飯吃。可是除此之外,我想要不怕我、值得信賴的同伴……所以才會想和人們有所交流。」
  靜雄蹙了蹙額,嘆了口氣,或許是氣氛的驅使,他難得對臨也吐露自己脆弱的想法。
  「呵,真是笑死人了,怪物也想要同伴啊?」
  聽聞如此的嘲弄,靜雄反常地沒有大發雷霆,只是張開雙眼,凝視著名俯臥於自己胸前的男子,隨後,臨也竟綻開無比溫柔的笑靨。
  「可以喲,我可以當你的『同伴』喲。反正正常人都不敢靠近我們……這麼說起來,我們湊在一起剛剛好呢,不是嗎?」
  好似贊同臨也的話,靜雄並無反駁什麼,任由他撫弄自己的髮,耳際縈繞著那平常聽膩的人生哲理,竟是感到安心不已。
  就是因為都不正常,遇見對方的時候,才會尋得慰藉,才會彼此舔舐傷口吧。
  在朦朧的思慮中,靜雄乘著夜色進入夢鄉,原本自言自語的臨也,逐漸降低音量,換上的微笑深遂而令人玩味。
  他悄然站起,光裸的身軀在月暈的映射下竟是無暇的美感,其步伐悠然卻不失沉穩,臨也拉開抽屜,揀起那黑得發亮的手槍,仔細端詳了下,再回到靜雄身側。
  「居然在我面前睡得這麼熟呀?該說是單純還是愚蠢呢。」
  雙膝跨過靜雄腰部,臨也的舌尖憐愛似地輕吻了槍口,再讓它實實切切地瞄準其眉心,舉著槍的男子放肆了暴虐的神情,可轉瞬間,化為貪戀的笑,連目光都變得灼熱,應是思及什麼,他柔聲道。
  「永別了,小靜,這個吻,就作為你的餞別禮吧?」
  如同第一次接吻般,臨也緩慢而輕柔地使唇瓣交疊,非濃烈的滋味,而是淡然的碰觸,有著某種宣誓和告別的意味。
  臨也再次提起槍,卻遲遲無法扣下板機,浮現的,是腦漿迸裂,鮮血流淌的畫面,空洞的瞳孔失了光采,喉嚨發不出聲響,身體也不再有動作。
  「那樣的小靜……太無趣了。」
  原先上揚的嘴角倒轉了弧線,臨也喃喃著,下一秒,遂將槍扔進垃圾桶裡。
  「所以,你就先活著吧……直到我對你失去興趣為止──」
  然後我會親自埋葬你,約好了哦?
  外頭的霓虹在玻璃窗緊密的隔絕之下,僅剩顏色能滲入這片靜謐,彷彿兩個世界似的──而這個世界,就只有折原臨也和平和島靜雄兩個人。
  臨也隨性地穿上褲子,套上長衫,在辦公桌前思忖須臾,提筆寫下文字……






發表留言

 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月舞風華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