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是鳳冶的官方部落格,會陸續發布社團的活動消息,並提供小說試閱、新刊及周邊訊息

﹝試閱﹞ 柳浪聞鶯──醉風吟

06/22/2010 放上試閱

【醉風吟】風影著






王宮正殿裡,八位神座與祭司公會主席克茲都已提早到場,只等國王到了之後即可開始祈問儀式。
反正儀式尚未開始,大家也樂得利用這段時間閒聊一會兒,畢竟他們雖是同伴,但礙於能力,也不是想見面就能見面的。當然,這是指除了某昊絕神座和奉晨神座之外。
「早啊殿下,睡得還好嗎?」
愛修諾和迦爾西達閒著沒事就走過來找緹依攀談,注意到緹依氣色不太好,愛修諾便關心了一下。
「不好。」
有些心不在焉的緹依下意識地回答著,隨即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,才趕緊補上解釋。
「我是說,因為身體不適有點失眠所以沒睡好。」
「哦,殿下要多保重啊,如果想吃補品的話可以跟我說喔,我很樂意為您效勞。」
迦爾西達微笑著說,愛修諾聽了也跟著表示願意提供自己種的新鮮蔬果,讓緹依費了一番功夫才婉拒了兩人的好意。
話到此處,只聽得周圍瞬間靜了下來,回首一望,原來是國王到了。眾人趕緊各歸各位,祈問儀式正式開始。
在一片莊嚴寧靜中,由國王在臨神之鏡前拜了三拜,不一會兒,鏡文便如往常浮現。主席克茲照例將鏡文逐字唸出,再由旁邊的侍僕逐字逐句抄下。
前半段的鏡文不外乎針對國家政策方針提出改進方案,並在後面再次申明神權至上的原則──這個國家的立國基礎。然而,唸到鏡文的最後一行,克茲的聲調不自禁地變了,忍不住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老花過頭了。
只見那最底下一行出現了這樣一個令人錯愕的訊息:
『為神座繼承之事,遂令奉晨、昊絕共同滴血造子以為試驗。』
在那短短幾秒鐘的時間裡,空氣彷彿凝結了一般,大家面面相覷,全都傻住了,包含兩個當事人在內,一時之間根本反應不過來。
霎時間,只覺殿上的每一道目光都仿如利箭般,一致刺向緹依和菲伊斯身上,兩人臉色大變,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。
滴……滴血造子?!那不就得養小孩?還選上我跟菲伊斯?上神在開玩笑嗎?!緹依整個人已經恍神到不知該做何反應了。
什麼啊!那我跟緹的兩人世界不就毀了!嗚~~~我們的兩人世界啊!菲伊斯在心裡哀嚎著。
不過,眾人的反應都還不算什麼。
只見立在鏡旁的伊莫色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,看起來似乎瀕臨暴走邊緣。
孫子……我跟亞卓的孫子……啊啊啊!我不要啦!為什麼我的孫子也是亞卓的孫子!我不要我不要啦!我不要跟亞卓當親戚啊啊啊啊啊!討厭討厭討厭!!
「父王……您還好嗎?」
終於找回聲帶功能,緹依小心翼翼地探問,大概能猜到伊莫色斯在想什麼,不禁提心吊膽,就怕他不小心突破臨界值當場暴走。
伊莫色斯的思緒依然完全縈繞在「我跟亞卓的孫子」上頭,緹依關心的話語完全沒有進入他的腦海。畢竟突然之間要他跟生平最討厭的人成為親戚,對他來說打擊有點過大了。
不!我不要跟亞卓當親戚!絕對不要!父王,我該怎麼辦呢……
一定要阻止這件事……不,身為國王怎能違背神諭?日後還怎麼以神權立國?
那……殺掉菲伊斯?但我怎麼能無緣無故處死神座?傳出去會引起民怨的,而且一樣是違背神意,不如……派暗部去暗殺他?對!派稜去一定可以做到乾淨俐落不留痕跡,就是這樣!
緹依看著平時溫柔和藹的父王臉上漸漸顯出殺氣,著實膽顫心驚,只好趕緊傳精神波向西優席文求救。
『老……老師,父王他好像怪怪的,請您趕緊過來一趟!』
『緹依?陛下怎麼了?』
『父王的臉色不太對勁,好…好像……總而言之,請您趕快過來看一下。』
『好,我馬上過去。』
在眾人被搞得糊裡糊塗、暈頭轉向之際,突然又冒出個國師來,似乎只是讓局面更加混亂而已。
最後,還是西優席文硬把依然滿心沉浸在暗殺陰謀中的伊莫色斯架走,然後命令眾人對此事暫時保密並回到各自的神殿,這才結束了這場亂七八糟的祈問。








發表留言

 只對管理員顯示

喔喔~
終於放試閱了
等超久的><
什麼時候開放預購呢??
P.S這篇應該是醉風吟吧?好像打成瞳中夢囉~
憶起那陣風 | URL | 2010/06/22/Tue 13:37 [編輯]
Re: 沒有輸入標題
> 喔喔~
> 終於放試閱了
> 等超久的><
> 什麼時候開放預購呢??
> P.S這篇應該是醉風吟吧?好像打成瞳中夢囉~

您好
這一個禮拜就會開放囉
敬請期待
上述已經更正囉
感謝提醒!
鳳冶 | URL | 2010/06/24/Thu 00:54 [編輯]
月牙大和風影大都加油呢!!!
我支持你們XDD
夜緒 | URL | 2010/06/25/Fri 19:58 [編輯]
Re: 沒有輸入標題
> 月牙大和風影大都加油呢!!!
> 我支持你們XDD

您好
感謝您的支持!
鳳冶 | URL | 2010/06/26/Sat 01:53 [編輯]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月舞風華. all rights reserved.